心中恶魔挟我降临与你见面

茜:

我想有没有过一瞬间,他是在把我当作一个他内心珍惜着的女子。

不忍靠近,是有这样的珍惜和距离感。在享受着晴朗天气的时候,在阳光下仰起脸闭起眼睛,心有欢喜却并不惊动。所以他的爱,只是稀薄、缓慢。

有时候成功和漂亮或才气没关系,只是一种个性。这种个性无法被猜度,被模仿,被分享,甚至在一般人眼里也不明显。但它是光。
但她对自己的光,完全漫不经心,并且不自知。

贫穷会让人发胖,邋遢,沉堕。

生命并不是为所欲为,有时我们的承担要大于接受。

漆黑的眼睛,看起来镇定至极。但我知道它已经碎烂。

她爱上一个洁净高贵的男子,有理性而节制的温情。

良生,若我们因为怜悯,或者因为寂寞,或者因为贪婪,或者因为缺失爱,这样的爱是否可以得到拯救。


莲安知道,她生命里所有的事情,亦只能靠她自己去探测和了解。但这所有的自我生长,都太过艰难。


是他教会了她如何在面对美好事物的时候,保持静默,缓慢,以此来记得。若心有感伤,这记忆便会重,而日渐漫长。


早晨醒过来的时候,阳光把树影重叠在墙壁上,深深浅浅。她珍惜这突兀降临的幸福,读书非常努力。
她记得他在教训她的时候,说话的语气从来都是命令式的:把腿放下来,肩要放平,吃饭的时候端着碗,吃西餐刀叉不要发出声音来,穿衣服只能白衬衫蓝裙子,不能光脚穿鞋子,坐下来时两腿要并拢.....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关注过她。她渐进知晓在一个人的恩慈之前,便可以对她提要求:老师说要买英语辅导书。想请一个数学家庭教师来补习。想吃笋。想买一双红色凉鞋。想要看电影......
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可以,并且能够,和另一个人交换彼此的感情。


良生,我知道自己与其他孩子的不同。只能用一种超越他们之外的标准和方式生活。我的自卑是从独立开始的。因为独立知道自己所得的天生就会少于其他人。那时候我只觉得成长是太过缓慢的事情。我的母亲教会我静默,并接受现实的存在。


生活的颠沛流离,并不会使人习惯,只会使人渐渐软弱下来。她开始觉得自己在苍老,于是想做一个妻子。想有一个男人睡在身边,不是一夜,也不是一日。而是余生。

当见面盈盈笑恭不断,背后就诋毁讥讽。世间原是有很多这样龌龊的人。


夜已深,城市依然灯火闪耀,像海市蜃楼不可触及。遥远天边的星光暗淡。这一刻似人在高处不胜寒。原来是这样的落寞。

自己的衣着与周围的人区别甚大,不觉尴尬,只是独处更好。


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朋友甚少的人,或者说根本无朋友。朋友对大部分人的含义。更多是围绕在身边有关系的人,或可以相互喝杯茶的人。而莲安不属于锦上添花,也不是雪中送碳。她是我生命的一扇门。轻轻推开,无限天地。我便知道她是等着的人。


她挂掉电话,恨的全身颤抖。


我想,我只是有一些失望。我似在海面底下极力挣脱某种东西,要浮出来呼吸。我知道我要用力。


这似乎是她的风格。在深重的情义,也只是以淡薄相对。
我似乎总是要做一些其他的事,来试图让自己忘记一些事。

船里那种混杂着行李、垃圾、衣服、皮肤、头发、灰尘气息的气味,很辛辣厚实。似乎这就是世间万象的气味。这扎扎实实的生活。


我已经算侥幸。盈年善待我。我们珍惜对方,温和相处。


当一个人在我们身边的时候,我们不会知道与他分别的处地。就像我们在生的时候,不会知道死。


我在爱。这的确是我一个人的事情。


良生,你睡觉的中途有间歇的身体颤动。一摸你的脸,就安静下来。你的生活让我觉得难过。我想照顾你。沿见。



评论
热度(6)
  1. 群青橄榄绿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群青橄榄绿 | Powered by LOFTER